首页

信息和社会评价

[ 我的將軍學弟 ]

[ 我的將軍學弟 ]

[ 我的將軍學弟 ]
20多年前我在台北象山腳下當著我的小少尉,某天臨時有個機會回台中出差開會,二話不說抓了軍便服、大盤帽塞進行李就衝上火車。
回到家,發現除了軍便服之外,我的肩章、兵籍牌都沒帶回來,一陣急火攻心之後忽生一計,直奔建國市場旁的干城車站,找到這家軍用品社,硬著頭皮進去跟老闆娘商量,求她借我一套應急,她說算我好狗運,剛好有人委託製作一套兵籍牌下禮拜才會來拿,可以先借我湊合湊合。
我得到火力支援之後士氣大振,隔天會議中誇誇而談,得到與會諸多長官讚許跟注目,會後少將主席主動來找我握手,說道:「年輕人,你很有見地,我非常欣賞!而且你還有一個地方實在讓我很驚訝!」
少尉:「喔?請問長官是指什麼地方呢?」(心中得意)
少將:「從你的兵籍牌看起來⋯⋯呃,你應該是我的學長?!」
#厭世小少尉#
#我秒佔中將缺#

[ 業配 西屯 1 號簡嘉佑]

[ 業配  西屯 1 號簡嘉佑] [ 業配 西屯 1 號簡嘉佑] 嘉佑找我寫推薦文的那一天,我就已經想好八成的內容;他宣布參選的前一天,我就動手寫了一半;然後在他宣布參選的那一天,我看到了兩篇熱騰騰的推薦文,我很慶幸我沒有把文丟上去,避免了同一天出現三胞胎的糗態;同時我也覺得我很衰小,因為我只好找時間重寫。 這就是嘉佑,一個他自稱無聊可是卻是給人印象始終如一的年輕人。無聊,也許不能帶給你高潮,但始終如一卻是台灣政壇最瀕臨絕種的性格。...